莫新成奶山羊是一生的事业

天一亮,莫新成并没有像村民一样去田里,而是叫了妻子,跑到了羊圈里。

羊圈就建在莫新成的老泥房旁边。 他和弟弟就在这两间泥屋里玩耍、长大。 15岁时,莫新成离开土屋,背着编织袋跑到深圳。

这些年在国外也不容易。 他曾在立交桥下偷偷购买了一张假身份证,以“证明”自己不是童工,并赚取了第一份工资300元。 他曾在工厂前摆西瓜摊,却被骗买了一车“白西瓜”,钱全输光了。 归来……一路跌跌撞撞,他却越战越勇,居然还名声大噪。

村民们没想到,2011年,他带着在国外8年赚来的100万多元,回到了家乡湖南省益阳市桃江县石牛江镇安岭坪村。

“我想回来做羊奶。” 莫新成告诉了大家。 这个突如其来的决定让父亲着急了:儿子在深圳赚了很多钱,为什么又回到这个贫穷的山区,从事这个闻所未闻的行业呢? 大家都喝牛奶,谁卖羊奶?

看似无忧无虑的莫新成,其实是想了很久才做出这个决定的。 牛奶市场的三聚氰胺事件让消费者担忧,市场迫切需要安全、营养的牛奶。 羊奶在营养界被誉为“奶中之王”。 不引起内热,分子小,易吸收。

莫新成从网上查到信息:萨能奶山羊,原产于瑞士,是目前最好的奶山羊品种之一。 喜食青饲料、农作物秸秆和野生短草。 “安岭平山地域辽阔,田野、路边、山腰都绿草茂盛,养奶山羊不是得天独厚吗?只要羊奶质量好、让人放心,一定会受欢迎。” ”

为了引进萨能奶山羊品种,莫新成北上陕西,来到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萨能奶山羊养殖基地实地观摩学习。

理论研究已经到位,但是没有人听说过南方山区养奶山羊,所以莫新成决定自己去探索一下。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可能是熊,也可能是英雄,我相信我会成为英雄!” 他微笑着安慰忧心忡忡的亲人。

他在大山深处租了一片老树林,让刚买来的小羊在山里自由自在地漫步。 没想到,他买了一只阉割的公山羊,根本不可能产奶。 除了不知道如何处理山羊外,他买的75只奶山羊第一年就有五十、六十只死了。 天越来越冷了,不知道去哪里找草给羊过冬,只好把羊宰了卖了换肉。 不一会儿,他在外面辛苦挣来的钱就全都花光了。

创业失败是痛苦的。 当时,他的妻子刚刚生下孩子,知道他没有钱,就卖掉了鸡蛋来维持他的健康。 孩子一会走路,妻子就跟着他“牵着孩子在前,羊在后”,现场为顾客挤奶。

“我老婆是90后,自从我创业以来,她整天跟着羊,成了‘羊医生’。她可以把羊的肠子取出来缝合;她可以帮助分娩对小羊来说没问题,她可以给羊做内科、外科、妇科。” 她能解决所有产科问题!”莫新成看着晒黑的妻子,心疼又得意。

慢慢地,他们摸索出了一套养羊的经验,但羊奶产量有限,销量也不好。 家人很担心。

听说桃江县被评为全国农村创业创新示范县,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创业者进行指导。 莫新成赶紧过来了解情况。 他不仅拿到了20万元创业无息贷款,人社局还派专家对他的销售渠道、品牌设计、人员管理等进行全面指导。莫新成听着仔细,背下来,消化一下,突然灵机一动,确定了自己的养殖方向和发展目标。

莫新成和家人开始在家乡精心建造一栋两层的木结构羊舍。 羊住在楼上,一楼悬浮在空中,保证羊舍干净清新。 400平方米的羊舍旁,承包地里种植了12亩优质牧草:夏竹草、甜象草、冬黑麦草。 奶山羊不愁吃、不愁住。 他们甚至每天都去山里奔跑寻找食物。 牛奶的数量和质量都有了很大的提高。

2015年,莫新成正式注册成立“羊奶家庭农场”,扩大农场规模,引进机械挤奶设备、专业鲜奶消毒机、鲜奶成分分析仪等设备,总投资超过60万元。 他办理了动物防疫证明,并将样品送往长沙国家农副产品监督检测中心。 检测结果符合标准,营养成分高于国家标准。

2016年,他的农场荣获“桃江县县级示范家庭农场”称号。 他的鲜羊奶吧在益阳市和长沙市都开了,还注册了“羊奶源”商标。 同年,他销售了20多种鲜奶制品。 一万份。

“食品安全是我最关心的,是我生命的根基,我的头上始终悬着一把利剑。” 莫新成计划建立羊奶追溯系统,让消费者清楚地知道自己喝的羊奶的质量。 它是生产出来的,可以实时查看奶山羊的动态。

“奶山羊是我一生的事业,希望我的子孙都能喝上好羊奶。” 莫新成坚定的说道。 (半月谈记者石伟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