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的无数只羊其实是装糊涂

这个数据太大了! 陕西省靖边县总面积5088平方公里,辖22个镇,常住人口35万。 靖边县畜牧局在2015年底回顾“十二五”取得的成绩时,发布了一组数据:截至2015年底,全县羊存栏量达到235.2万只,平均人均拥有7只羊,每平方公里拥有​​462只羊,远超正常牧场承载能力。 假设靖边县畜牧业厅长田文涛在2015年11月的一次会议上表示,靖边县已建成万头羊养殖场1个、千头羊养殖场37个、500头羊养殖场110个。 这些羊的总数不超过36.5万只。 剩余198.7万只羊应由农民“散养”,每平方公里应有392.8万只“散养”羊。 这是非常不科学的。

为什么田主任报告中的数据与实际情况差距如此之大? 记者前去调查得知,该县唯一的“万只羊养殖场”没有一只羊。 听说这两天又多了几百只羊。 田主任所说的37个“千只羊场”并不算多。 多则数百只,少则数十只。”原来,报道中提到的235.2万只羊,绝大多数在田主任心目中都是“集中养殖”,并不是密集“堆放”在养殖场。靖边县光秃秃的黄土坡上没有“散养”。

这是正确的! 华商报记者透露,省、市政府对养猪户给予一定补贴。 上报的养羊数据越多,省、市政府将根据数据向县内养猪户提供补贴。 假设按照田主任汇报的数据和逻辑,万只羊场和37个千只羊场应该得到国家政策资金补贴,但事实上,其他养殖户并没有拿到钱。 几十只羊,却收了几十万只。”虚报数据背后的目的是为自己的养猪场获取国家补贴资金,而其他养殖户则是“名存实亡”,只是有名字,但他们没有得到国家政策的任何支持、任何好处。

畜牧局长“数不清羊”是个笑话。 畜牧主任至少具有小学学历。 他不可能数清无数的数字。 此外,畜牧局还设有副局长、统计员、科长等担任助理。 难道他们的数学都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为了让田局长一家能拿到养羊补贴,局里的副局长、统计员、科长选择了集体、临时的“数字过敏”。 田主任甚至“装糊涂”,“用他的‘赵赵让人晕倒’,骗取国家政策资金是‘司马昭的用意,满大街都知道’”。

畜牧局长“羊无数”被曝光首先,这个数据被捏造到了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程度。 对此表示怀疑的人自然会发声。 二是国家对农民的补贴政策没有落实。 他们没有去真正的养猪大户,而是“选择性”地“靠边站”到田主任家,让老百姓“不满”、抱怨。 如果田主任把羊数清楚,补贴发放清楚,媒体们何必爬山涉水去养殖场闻“羊臭味”呢?

畜牧局局长的“数羊”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真实体现了党的十八大后基层干部依然没有停下脚步。 他们仍然在冒险,仍然在编造和提交伪造的统计数据。 谎称接受国家资金惠农,把政策资金当作“唐僧肉”大饱口福,坑害群众、富私、欺骗他人,对党纪国法完全置若罔闻, “一味追求私利”,影响了当地养殖业的信誉。 继续发展损害党员领导干部形象,损害政府政策公开和统计数据的公信力。

作为县畜牧局长,他一头雾水,不知道全县有多少只羊,不知道养羊政策资金该补贴谁。 这样的“愚官”最好不要用; 在这场骗局中,局内所有领导干部的失职行为也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县统计局局长也应当对统计数据的歪曲行为承担责任,县分管领导也应当承担责任。因为疏忽。

“惩罚过去的错误以避免未来的错误,治疗疾病并拯救生命。” 只有对田局长和县有关领导这样的“昏官”进行党政纪政问责,并向社会通报,并举一反三,对相关领域进行整改,才能扭转民生领域的乱象。基本得到遏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