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谈到特别的事情时不要忘记特别

【专栏】经济新闻 【来源】网络信息09 【日期】2000.4.11 【标题】特殊作物别忘了“特” 【文】:人民日报2000年4月10日报道:随着农业产业化的发展更深层次上,城乡特色养殖、特色种植发展极其迅速,有些地方甚至势不可挡……您对市场经济的这一新趋势感到高兴吗? 是担心吗? 各种新闻媒体甚至街头小广告,获取丰富信息的“陷阱”也不少。 人们对所谓致富专用食品的信息不知所措。 从种植各种名贵药材、花卉到各种名贵粮谷蔬菜,从饲养蝎子、蜗牛、蜘蛛、野鸡、鸵鸟到獭兔、海狸鼠,可谓品种繁多,样样稀有,其中大部分被释放和回收。 倾注技术和产品。 有的向你保证“每一分钱都会有回报”,有的则承诺“保证你成为年入万元户……”这样的“好消息”令人心潮澎湃。 不少人“出海”后的实际情况如何? 让我们看看媒体上的一些呼吁:“哪里可以买到蜗牛?” “哪里可以买到蝎子?” “哪里可以买到香猪?”……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仅前年8月13日,《河北农民报》就发表了《投蝎者谋利》、《香猪让人心寒》、《狗养多了会挨打》、《特种养殖业“要有专人负责”等四篇文章,我们来看看我们身边的一些情况。这几年,几个省市钉螺养殖场设立了所谓的钉螺办公室河北省武强县营地,一时间,武强城乡爆发“蜗牛热”,不少下岗职工、离休干部和大批农民渴望脱贫致富已经聚集在一起支持它。

不久之后,由于钉螺基本饱和,许多养殖户不得不关闭钉螺办公室,然后才能按合同规定的数量出售钉螺。 农民签的合同成了一张废纸,钱也亏了。 。 1998年春,某市一家养殖蝎子的公司公然搬进武强县第二招待所,宣传养蝎子致富的信息,并放出一批批蝎子种苗,并许诺“养蝎子”。签订契约收回蝎子种子。 他们连夜飞走……尽管他们自称是大公司、大农场、开发中心,但他们的文件常常被伪造以掩盖真相。 他们所谓的开发“特种品种”、“特种品种”,都是靠“炒种子”来赚钱的。 以养蜗牛为例。 放生一群螺要四五百元,相当于每只五六元。 但在回收商业蜗牛时,一只蜗牛的重量仅花费几美分。 他们将回收的商品蜗牛作为“养殖蜗牛”转售给农民……有人高兴,有人担心。 说到特殊饲养和种植,既不必谈虎色,也不必因噎废食。 作为特种养殖和特色产业,在一定条件下仍然具有光明的前景和发展效益。 武强县城关镇崔六桂村农民李兴华在养殖方面经历了许多沉甸甸的教训,他走出了一条“一考察、二示范、三推广”的道路。 值得一提的是,加强与国家科研部门或大专院校的联系,先后引进河南“中鲁一号”绿豆、山西“科八良”大豆、保定“小红宝”西瓜籽等。 20多种特色作物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从1998年开始,他开始引进和推广芦荟品种,仍然取得了不错的收入。 这几年,李兴华不仅成为了魏振阳的科技示范户,还被评为河北省十大科学养殖专家之一。 在武强县,也有一些“特殊”的人四处奔走,吸引着这里那里的人们,但他们既没有致富,也没有打开局面。 为什么? 李兴华曾真诚地说:“种什​​么、养什么都有条件,盲目起马怎么可能不犯错误呢?” “特种养殖”技术性很强。 海狸鼠养殖热潮始于1998年,武强县有近百户养殖海狸鼠,但效益却截然不同。 斗村乡丁庄村农民丁振田前年从省海狸鼠发展研究会引进了20对种鼠。 经过8个多月的精心饲养,共产仔122窝,售后收入近2万元。 如果不行的话,那就是白费力气,又没钱了。 靠养殖致富,不要盲目追随现在的特种养殖、特种养殖产业。 这确实是一些人欢喜、另一些人悲伤的事情。 可喜的是:一是种子投机者坑蒙拐骗; 另一个是看到实际效果的农民。 相反,也有一些户被骗了,也有一些户因为技术、市场、气候环境等各种客观因素而利润微薄,亏损严重。 因此,农民必须面对严峻的现实,谨慎行事。 首先,我们需要通过技术测试。 有些项目,如“特种养殖”工程,不仅要求科学饲养、预防和消灭病害,而且要抓住繁殖繁殖的时机。 许多珍稀动物每年繁殖一两次,仅靠繁殖来增值、创收。 否则,将失去全部利益。 其次,要密切关注市场行情。

要知道涨潮的背后就是退潮,你要能够适应市场。 有些项目在一定时期内市场强劲,价格可观。 然而,一旦市场饱和,价格就会暴跌,甚至可能“死在街头无人求救”。 三要查看当地是否有养殖条件。 无论何种动植物,都受到气候、湿度、温度等各种环境条件的制约,适合水乡栽培的,如果引种到黄土高原或北方干旱高原缺水。 武强县一名职工得知牛蛙利润很高,就寄钱到自己的养殖场购买了一批。 然而,他们却在很短的时间内全部死去。 搞特种养殖、种植,不能忘记它的“特殊”。 想要致富的人,必须根据条件,适时出手。 (刘金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