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养一头牛被质疑为传销  60的牧场和40以上的奶牛是借来的

收养一头牛被质疑为传销 60的牧场和40以上的奶牛是借来的

走到资本市场,领养一头牛显然不甘心就此止步。

近日,新锐乳业品牌认养一牛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认养一牛)再次更新招股书,不仅披露了公司最新的财务运营数据,还部分回应了48连环公告。中国证监会提出的拷问。

不过,新版招股书似乎越来越模糊。 放弃“领养”模式,留下不明确的自产奶来源,“奶鲶鱼”能否成功上岸?

避重就轻,否认传销嫌疑

1月12日,证监会对领养一头牛提交的第一版申请提供了48条反馈意见。 其中,第10问要求公司进一步披露“领养牛”模式的具体情况,并详细说明获客、业务拓展是否涉及传销,相关活动是否属于“非法吸纳”范畴。通过代理养殖、租赁养殖、联合养殖等方式筹集资金。” ”,是否涉及非法集资、非法公开发行业务以及是否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

一石激起千层浪。 证监会质疑领养牛的商业模式,导致其陷入“涉嫌传销”的负面漩涡。

对此,该公司在最新版招股书中回应:2016-2017年期间,与第三方电商公司“Start”推出“随机共建者”、“联合牧场主”等活动,并且没有转让或授予参与权。 具体奶牛的所有权或收入权没有具体规定。 活动对象是一张牛奶卡,可以兑换一定数量的奶制品。 不存在“发展下属”、收取“入门费”、“级别补偿”等传销行为。 该活动销售收入229.37万元,已于2018年底终止。

也就是说,无论是支付2999元获得奶牛领养权,还是花1万元成为联合牧场主,为奶牛命名,定期获取奶牛的照片和生长数据,一切都只是为了让消费者感觉更加投入。 通过营销策略,消费者从未真正“收养”过任何一头牛。 为了摆脱“传销嫌疑”,他收养了一头牛,不惜推翻了让他名声大噪的“收养”模式。

然而,在招股书中,该公司巧妙地绕过了2020年推出的会员机制。

据当时官方公众号信息显示,购买价值2000元以下产品的消费者即可申请成为初级经销商,获得“牛养人气”称号。 促销累计销售额超过2000元,即可升级为“养牛大师”称号。 5000元以上成为“养牛合伙人”。 根据促销效果,养牛合作伙伴可以获得5%至10%的佣金。 如果好友接受邀请加入“养牛队”,消费者还可获得3%至7%的新招募奖励。

“金字塔”销售模式要求参与者购买商品才能获得会员资格,并直接或间接依靠员工数量获得报酬或回扣,这是养牛被质疑为传销的症结所在。 该公司在解释其早期营销方式时回避要点的同时,也悄悄删除了相关活动促销并修改了会员制度。 这些操作恐怕并不能彻底消除历史问题带来的隐患。

养牛合作公司会不会骗局_养牛合作公司_养牛合作公司有哪些/

左图为旧版会员机制,右图为新版会员机制。

牧场和奶牛依靠租赁自己的奶源来增加产量

众所周知,领养一头牛在成立初期,自身的产能不足。

招股书显示,山东工厂正式建成投产前,公司主要提供原奶等原材料,由外包厂家加工生产成乳制品。 2020年,纯牛奶和酸奶的外包加工产量占总产量的比例甚至高达91.83%和95.88%。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11个牧场领养了奶牛。 用于饲养奶牛、产奶的牧场仅有波波牧业、三和百红、康北牧业、康红牧业(含现代牧场、中山乳业)。 这个牧场)5。

其中,三河百宏向华夏牧业租赁了一块牧场,收养了一头牛。 虽然公司于2020年收购了100%股权,但双方约定,2035年租赁协议到期时,华夏牧业有权以100万元的价格回购。 三河白红牧场拥有100%股权; 康贝牧业是贝因美与领养牛共同成立的子公司。 自2019年起向贝因美租赁现代牧场和中本牧场,累计支付租赁费约3855.06万元。

养牛合作公司会不会骗局_养牛合作公司_养牛合作公司有哪些/

不仅自有牧场一半以上是租赁的,奶牛数量的增长也是通过融资租赁来完成的。

2021年收养奶牛生产性生物资产价值约为7.97亿元,较2020年同期大幅增长113.10%。截至2021年底,公司共有奶牛37062头,每头牛的平均价值约为21,500元。

2021年2月和10月,康宏牧业和波波牧业分别通过融资租赁方式租用了价值3000万元和9740万元的奶牛。 粗略估算,两次共租赁奶牛约5926头,占自有奶牛总数的近16%。 由于融资租赁收购奶牛的主要目的是尽快满足原奶生产,因此租赁的奶牛应以成年奶牛为主。 两批租赁牛数占报告期内成年牛总数的43.67%。

既借牧场又借奶牛,领养奶牛时自己的产奶表现如何?

招股书中并未对此进行详细说明,但根据自有牧场采购量和平均成本价计算,2021年1月至6月和2022年原奶采购量分别约为14.85万吨和10.62万吨。

截至2021年底,领养成年奶牛的数量为13,569头,2022年前6个月,领养成年奶牛的数量为18,431头。 若如公司所宣传情况属实,则自有牧场成年奶牛平均年产量为12.67吨-13吨,两个报告期自备原奶产量范围应为17.19万吨-17.64万吨。 11.68万吨-11.98万吨。 吨,产量下限分别为采购量的1.16倍和1.10倍,理论上足以满足目前纯牛奶和酸奶的生产和销售。

养牛合作公司会不会骗局_养牛合作公司有哪些_养牛合作公司/

那么领养奶牛为什么需要从联合牧场、合作奶源购买单价较高的原奶呢? 自家牧场成年奶牛的平均年产量是掺水吗? 这些问题仍有待答案。

靠“认养肉牛”支撑百亿估值?

与大多数新消费网红品牌类似,领养一头牛以其堪比互联网行业的增速打动了众多一级市场股权投资机构,并愿意为其高不可攀的估值背书。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0年间,领养牛总收入从8.65亿元飙升至16.5亿元,增幅达90.75%。 2021年同比增速虽然有所放缓,但仍将保持在50%以上。 2019年至2021年复合增长率高达72.27%,这在传统乳企中几乎闻所未闻。

2021年不到8个月,公司连续获得三轮融资。 A轮和A+轮融资引入了KKR、德宏资本、先锋果品、驰创投资等机构。 领养牛估值48.08亿元,PE倍数32.80倍,PS倍数2.6-2.7倍。 同年底完成B轮融资后,公司投后估值跃升至超百亿元,PE倍数60.59倍,PS倍数3.4-4.3倍。

但值得注意的是,当营收和估值飙升的时候,也是“领养”概念盛行、会员数量快速增长的时期。

据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2020年领养一头牛的会员总数约为500万,短短一年时间增长了220%,达到1600万。 奈卡提乳业确认的销售收入由2020年的5231.01万元增加9641万元至1.03亿元。

养牛合作公司_养牛合作公司有哪些_养牛合作公司会不会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