蛏子看不上的生意赚大钱

蒋善亚每天天不亮就赶到海边的蛏子收购点,她要抢在其他收购商来到之前,把前一天看中了的蛏子抢到手,一旦去晚了, 订购好了的蛏子也会被其他厂家抢走,没有了货源,她的蛏干加工厂这一天就只能关门。

 

蒋善亚:我们几家加工厂办起来,把价格抬起来了,我说好了4.8元一斤,等一会儿他们电话就打过来,人家说要5元一斤,等会儿又说要5.2元一斤。

蒋善亚办起了这个蛏干加工厂,原因是当时蛏子的价格一落千丈,他办加工厂,就是想通过延长销售期,解决蛏子的销路,没想到仅仅三年时间,加工厂却要找米下锅了。

蒋善亚:特别是5月1日,价格又抬高了,我一天要加工一万斤,现在收只能收3000斤,抬高了没办法就只有停几天。

浙江省宁海县的长街镇处在当地两条河流象山港和白峤港的入海口,生物饵料丰富,产的蛏子有一种特有的鲜味。

徐岳宝:我们长街蛏在历史上就是有名的,外表有透明度,里面的肉能透明出来,这个蛏子鲜度非常高,它的肉吃了几年都不会会忘记,五年以后都不会忘记。

一个鲜字成了长街镇蛏子的招牌,他们的蛏子从来都是以鲜销为主,他们对加工的蛏干也从来看不上眼,因为他们认为,加工后会破坏蛏子的鲜味。村民张可强多年来一直坚持只卖鲜蛏,他觉得只有靠这种特有的鲜味,才能留住客户。

张可强:和野生的一样的,肚皮里咬下去不是软的,而是挺香的。送人,吃了一次还要吃两次。

长街镇政府开始鼓励农民扩大蛏子养殖规模,仅仅两年,养殖面积由过去的不到1万亩迅速扩大到4万多亩。这一年,蒋思金投资200万元养殖了1000亩蛏子,本以为来年能卖上一个好价,没想到进入蛏子采收季节,长街蛏子的产量比上一年成倍增加了,而价格出现大幅下滑。

蒋思金:本来7元一斤,人家的蛏子全上来了,小贩不想要,你就是5元一斤也要卖了,抛掉了,就一斤降2元。

眼看着价格一天天往下降,大家都心急如焚。长街蛏子都是鲜销为主,因而季节性很强,每年的四五月份都是长街蛏子味道最鲜美的时候,而一旦过了这个季节,原有的鲜味将大打折扣。

徐岳宝:三四月份蛏子的肉非常结实,最肥的时候,六七八月份就不好吃了,产卵了就小了,不好吃了。

这时,一直从事鲜蛏贩运的徐林青发现,许多福建人来到长街镇,他们找到徐林青,请徐林青帮忙代收村民手中的鲜蛏。

本地人卖不出去,那么这些福建批量的收蛏子,他们又销到哪里去了呢?徐林青很快发现了其中的门道。

徐林青:福建人开船过来,在船舱里面做,把肉冻了,再拿到家里烤。

福建人加工的蛏干要经过煮熟、剥壳、清洗后,才能烘干成干品,不但颜色远不如鲜蛏,而且干硬的口感完全破坏了长街蛏子特有的鲜味,徐林青觉得太不上档次,把长街蛏子的品质给糟蹋了。这种送上门、旱涝保收的买卖,徐林青只做了几天就不再做了。

徐林青:不上档次,蛏干是晒干了的,煮嫩了再吃,肉的鲜味不太好,煮了以后,鲜味不太好。

尽管徐林青对蛏干不屑,但这种蛏子还是每天成批量地运到了福建。那时福建客商陈宝国,干的就是这种生意。

陈宝国:我发货量一般是每天七八千斤,每天有这么多,都是做蛏干,福建莆田、福州、泉州、福清都喜欢吃干的。

尽管如此,徐林青还是看还是觉得鲜的要比干得好,他自己收购了一车3000公斤鲜蛏运到上海,他觉得,在喜欢吃鲜货的上海人那里,肯定会有市场,并且价格也不会低。然而到了上海他就傻眼了,他的蛏子根本就卖不上价。

徐林青:卖不进上海,运到他们那边运费也高,要2000多元一车,上海隔壁的江苏都养了,以前他们不养,现在山东也搞了蛏子,苗都是这里运过去的。

这一趟上海之行他就亏了一万元。长街人津津乐道的高品质蛏子,在上海这么大的一个鲜货消费市场,竟然会卖不出去。鲜的卖不出去,干的又看不上眼,这让大家对长街蛏子的期望,一下就由高峰掉到了谷底。 此时,那些福建来的收购商早就已经走了,眼看马上就到了季末,而蛏子的销路还没有着落,大家一筹莫展。这时村民蒋善亚再次想到了福建客户做的蛏干,她偷偷跑到福建去考察,她想了解在福建,蛏干的市场到底有多大。

蒋善亚:在福州专门的干货市场,厦门、人都在这里进货,量很大,鲜蛏都不卖,专卖干蛏,他们习惯做酒都要用蛏干,他们每天都要吃,煮咸饭,火锅。

长街人不当回事的蛏干,在福建竟有这么大的市场,这给蒋善亚很大触动,她开始转变只卖鲜蛏的观念,她投入50万元,加工起了过去她看不上的蛏干,结果她卖出了比别人的更高的价格, 原因是她长街蛏干个大肉多。

蒋善亚:我的比别人卖得高,别人卖40元一斤,我能卖50元一斤。

尽管长街镇的蛏子大多是加工成蛏干销售了,但是对蛏子的鲜味他们一直耿耿于怀,能不能既做成干,又保持长街蛏子的鲜味,2005年,张理平开发出一种新的蛏干,这种蛏干不再需要经过蒸煮这道工序,使长街蛏子的鲜味得到最大程度保留。

张理平:这是冷风吹干的,不是很干很干的,这样就保持了原来的味道,只要放到水里一泡就和新鲜的一样了,目前我们的订单有20多吨。

由于得到加工转化,虽然产量翻了一番,达到2000万公斤,但他们的蛏子却供不应求,再也不愁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