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正式宣布 今年养殖业或将发生巨变 养猪户们早做准备吧

明确并稳定生猪基本产能

 

与2021年一号文件相比,2022年的政策方向由“保障生猪基本生产能力,健全生猪产业稳定有序发展长效机制”调整为“稳定生猪产业长期稳定”。长期支持生猪生产政策,稳定基本产能,防止生产大起大落。”

根据政策要求,“十四五”期间,根据全国正常年份5500万吨猪肉生产数据,设定能繁母猪存栏量调控目标,即正常年能繁母猪数稳定在4100万左右。 能繁母猪存栏量不少于3700万头,能繁母猪存栏量保持在合理范围。

稳定基本生产能力,除了调节能繁母猪存栏量外,还需要调节规模化养殖产能、稳定规模养猪场存栏量。 目前,年出栏500头以上的规模养猪场(户)将纳入国家养猪场登记体系。 各地要保持规模化生猪场(户)数量总体稳定,确保生猪产能总体稳定。

上海港联农产品事业部生猪分析师陈晓宇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型企业的比例仍在增加。 未来,这种自繁自养的养殖模式将成为行业的主要发展趋势。 对于规模较大的企业,建议优化母猪结构,更换低效母猪群,调整存栏结构。 无论是大型企业还是中小散户,此时不再追求人口数量,而是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提高人口质量。 最重要的是不要放松生物安全防控,防止疫情对人口的影响,防止生猪出生。 价格过度变动造成的危害。 对于未来的生猪市场,我们仍然需要顺应行业的发展趋势,在鼓励规模化养殖的同时,也不能忽视散户的发展。

大力实施大豆、油籽产能提升工程

对于养殖业来说,大豆和玉米的价格波动对饲料价格影响较大。 在今年生猪价格下行周期中,饲料的暴涨无疑让养殖业雪上加霜。 卓创数据显示,截至2月22日,43蛋白豆粕国内均价为4462元/吨,较年初价格累计上涨25.48%。 受此影响,饲料行业今年迎来了两轮涨价。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该文件重点关注大豆和油籽产能提升工程,要求加大对产油大县的耕地轮作补贴和奖励力度,在黄淮海地区推广玉米大豆条播复合种植。 、西北、西南地区。 。 多位养殖一线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大豆压榨的副产品豆粕是养殖业重要的蛋白饲料。 促进大豆种植可以增加国内大豆的供应,也可以抑制饲料价格的上涨。

大豆进口量的增加也是由于饲料需求的增加。 农业农村部多次推广低蛋白膳食技术,添加工业合成氨基酸以减短板,减少豆粕等蛋白质原料的用量。 曾自华表示,现在很多饲料企业和规模化养殖企业都在朝这个方向发展,可能会成为行业发展趋势之一,因为低蛋白日粮技术不仅可以缓解大豆的压力,还可以防止环境污染。污染。

未来我国养殖业的发展会是什么样的格局?

国家对养殖业发展的监管和支持重点有哪些?

去年年底爆发、目前已蔓延至全球的COVID-19疫情,让人们的注意力再次聚焦到养殖业尤其是特种养殖的不合理发展,引起了高度关注。 事实上,COVID-19疫情对养殖行业造成了巨大影响,尤其是一些特种养殖和交易,基本已经被政策叫停。

可以肯定的是,疫情过后,养殖业现有发展格局将发生大洗牌,养殖户必须及早做好准备。

不久前,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林业草原局联合发布《关于禁止野生动物交易的公告》。 虽然说是禁止野生动物交易而不是野生动物养殖,但对于很多特种动物养殖户来说,这仍然是一个禁令。 他表示,今后他们肯定无法逃脱严格的监管。 这些特种养殖户最好尽快转型,尽可能降低政策风险。

政策支持生猪产业复苏力度更大

众所周知,近两年来,养猪业受到非洲猪瘟的严重影响。 为了加快养猪业的复苏,国家推出了一轮扶持政策,但还没等养殖户恢复,新冠病毒突然袭来,让养猪业雪上加霜。

为此,国家再次出台重大政策,将农户贷款贴息范围从每年5000头以上调整为目前的500头。 这无疑为生猪产业的复苏提供了有力的注入。

因此,建议不要过去养竹鼠、野味动物,现在有好的政策和补贴,不如改养猪。

养殖业发展建设用地政策更加优化

我国人口众多,土地短缺是基本国情。 因此,耕地只能用于种植粮食,不能用于其他用途。 同时,使用非耕地进行其他经营性建设必须经过各级批准。

此前,为了恢复养殖业发展,国家将畜禽圈舍及附属设施建设用地纳入农用地管理。 此次又出台了新政策。 养殖业设施确需占用永久基本农田的,在完成规划的基础上允许。 使用少量永久基本农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