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禁野生令后野生动物养殖转型难点如何解决

瞭望禁野生令后野生动物养殖转型难点如何解决

蛇不能养了,他打算在自己的3亩地里种百香果,再种几亩油茶,还要养猪、养鸡

 

抓紧落实农民补偿措施,确保贫困地区农民不因转产致贫返贫

结合实际进一步修改完善野生动物保护法,加强对人工繁育野生动物的监管,建立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动态调整机制,针对不同用途进行全方位管理

文字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陆先廷 杨驰 雷嘉兴

两间蛇饲养室被清空,大大小小近150公斤重的鼠蛇被称重,装上卡车运走……8月14日,广西灵山县王坪村贫困户叶子君,人工繁育陆生野生动物 核对登记表上的签名并按下红手印后,我结束了4年的养蛇生涯。

5月,《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发布。 列入目录的物种有33个,这意味着蛇、竹鼠等未列入目录的物种不能再交易和食用。

广西不少县将野生动物养殖作为扶贫重点扶持项目,退出转产和处置补偿面临较大经济压力和脱贫压力。 但产业转型势在必行。 目前,2万多名农户、5万多名员工走上了合法合规经营、有序有效的生产转型之路。

专家建议禁止养殖禁用物种; 有的应改为国家允许的其他人工养殖品种; 一些现有的养殖品种在被禁止后可以用于其他开发利用。 同时,有关部门要从资金、技术等方面帮助农民特别是贫困农民解决实际问题,确保他们在决战脱贫攻坚的最后阶段不返贫。

“竹鼠消失了,我们开始规划新产业。”

饲养竹鼠已有20多年的贝伟清是广西恭城瑶族自治县龙岗村的竹鼠大户。 2016年,他担任法定代表人的竹鼠养殖专业合作社成立,不少贫困户自愿加入。 半年前还有几千只竹鼠,现在巨大的竹鼠饲养圈已经变成了猪圈。 曾经种植作为竹鼠食物的甘蔗田,现在也种植了红薯作为猪的食物。 “竹鼠都被带走了,圈舍已经空了,我们得赶快转产。”贝维清说。

把老鼠屋改成猪圈,把甘蔗地改成红薯,是贝维清的选择,也是很多农民必须迈出的一步。

龙岗村村委会主任周荣华说,全村约90%的户饲养竹鼠,几乎覆盖了所有贫困户。 端午节前后,县竹鼠综合处置工作组来到龙岗村收集竹鼠,补偿标准为每只180元。 “随着竹鼠的消失,人们开始规划新的产业,比如养鸡、养猪,或者种植糖橙等经济作物。”

在蛇数量超过400万只的灵山县,涉蛇从业人员约有4万人。 根据《广西人工繁育陆生野生动物处置指导意见》,眼镜蛇、鼠蛇可以药用,也可以交由政府统一处置,补偿价为每只110元。公斤。

叶子君一家六口近年来靠养蛇摆脱了贫困。 现在不能再养蛇了,他打算在自己的3亩地上再种百香果和几亩油茶树,还想养猪、鸡。 “我终于脱贫了,我不能再回到贫困了。”

广西是陆生野生动物人工繁育重点省份,蛇、竹鼠数量分别占全国的70%和60%。 记者了解到,为妥善做好野生动物补偿和处置工作,确保从事蛇、竹鼠等野生动物人工养殖的​​贫困户不返贫,有关部门出台政策覆盖底线,综合利用、转产、科学排放、无害化,采取化学处理等措施,推进处置工作。

特种养殖资讯_特种养殖资讯网_特种养殖资讯官网/

一起工作 王鹏图/我们的杂志

“转型难,资金和项目凭空出现”

补偿资金缺口较大,改造转产困难……手头上人工繁育的野生动物“不能卖、不能杀、不能养”。 尽管处置工作正在按照“时间轴”推进,但仍面临不少困难。

数据显示,广西现有陆生野生动物种群4047.9万只,产值52.2亿元,涉及贫困户8037户。 按照补偿标准测算,广西需要花费补偿资金超过30亿元。 剔除部分转化为药材的蛇后,约为8亿元。 差距还很大。

资金缺口较大,各级财政筹集补偿资金压力较大。 灵山县蛇产值约10亿元。 即使剔除药用部分,政府统一处置部分补偿资金仍将花费4亿元左右。 根据广西相关补偿标准,非贫困县实际支出的补偿资金按自治区、市、县3:3:4的比例分配。 1亿多元的补偿款,让灵山县财政承受着巨大压力。

如何处理人工饲养的野生动物,直接影响农民特别是贫困农民的合法权益。

目前,广西通过转产、改造、就业、帮扶等方式,对从事陆生野生动物养殖的贫困户实行“一户一案”转产改造或纳入政府保障。

解决产业发展问题,必须想办法“腾笼换鸟”。 在广西贺州市昭平县,记者了解到,在广东省肇庆市鼎湖区对口帮助下,当地竹鼠养殖业得到及时补偿和处置,为引进竹鼠腾出了空间。鹧鸪养殖、绿色生态养鱼等生态养殖产业。 。

为避免手头人工饲养的野生动物“一刀切”、“封闭”、“扑杀”,广西还将食用蛇转型升级纳入药用。

广西各地一家采集、储存蛇类的公司法人代表陈艳表示,该公司在南宁市周边部署了大量的冷藏库,用于蛇类的采集、储存。 同时,我们也在推动将小鼠、蛇等纳入壮瑶药典,并及时办理相关审批。 计划扩大在广东等地的销售,为食用蛇药用可持续发展创造前景。

前进的路还需有人护航

农民出身的周文茜不仅靠养蛇发家致富,还带领灵山人民一起养蛇,并于2015年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去年年底,她投资了建设新的蛇类养殖基地。 现在有4万多条食用蛇面临药用转化。 周文茜不想只做一个被动的养蛇人,于是她开始用酒泡蛇的方法,将蛇转化为药用。

但周文谦也有担忧:“希望有关部门制定和完善药用野生动物使用审批、检疫、检验等规定,引导农民依法经营。”

专家认为,有关部门应从品种、检疫、资金、技术、信息、设施、储存、运输、加工利用、合理补偿等多方面、多渠道帮助解决实际问题,让农民合规经营。依法有序。 切实做好生产转型升级,特别是确保贫困农民收入不减少、返贫不返贫。

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处处长张振秋表示,蛇产业转型升级养殖周期长,需要项目、资金、技术等多方面支持。 广西正在加快引导和支持蛇养殖企业转型,支持蛇产业向药用方向发展,并在土地利用、融资等方面给予支持。 同时,坚持市场化原则,加快研究制定支持蛇产业发展的政策,推动由“养而用”向“养而用”的根本转变。 目前,鼠、蛇等蛇(药)药材质量标准编制项目已获立项。

中国法学会环境资源法研究会副会长余文轩认为,在未来进一步修改野生动物保护法的过程中,可以从生态系统保护、物种保护等角度加强野生动物的人工繁育。保护和生物遗传资源保护。 规范差异化综合管理。 同时,建立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动态调整机制。

蛇、竹鼠等特种养殖曾被认为是贫困地区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的好项目。 近年来,不少人回乡创业从事特种养殖。 大多数农民,特别是贫困农民,正处于创业初期。 有些人把所有积蓄都投入了,很多人还向银行贷款或向亲戚朋友借钱。

受访者呼吁落实农民补偿措施,确保贫困地区农民不会因转业返贫。 对于因“禁令”而无法偿还贷款的农户,要为其转行提供信贷支持,防止农户因资金问题失去信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