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年轻人张向阳的创业之路从IT白领到农村牧羊人

他本科时主修计算机科学,却阴差阳错地与山羊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 他也从北京回到富平老家,当了一名“牧羊人”。 IT工程师张向阳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转了一个大圈。 他回到村里,当了一名农民。

 

2004年,张向阳从西北工业大学毕业,签约一家IT行业的大公司。 对于高薪水和良好的福利,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此后十年,他换了三个公司,从北京到深圳,从合资到外资。 尽管收入逐年增加,他却越来越找不到自己的方向。 在北京,张向阳买不起房,住不下,安身立命; 此外,编程非常辛苦,他的许多同事都转行了。 30多岁的他一直想着换个环境,梦想自己当老板、创业。

前年,我接到老家富平打来的电话,说村上支持农民饲养奶山羊,经营家庭农场。 不仅收入稳定,前景好,而且还有国家补贴。 因为从小就是玩羊长大的,所以张向阳对养羊特别感兴趣,张向阳立刻就被吸引了。 他开始收集大量奶山羊养殖的资料,不久就辞职了,告别了“白领”生活,与妻子回到了家乡。

2014年11月,张向阳的羊棚建成。 他尝试引进20只小羊,正式成为“牧羊人”。

6月23日一早,冒着细雨,爬着蜿蜒的山路,记者来到了淮阳村的一处山坡上。 沿坡而建的两排白色平房,就是张向阳的羊棚。 走进去,300平米的室内宽敞明亮。 奶山羊和羔羊各占一排棚子。 羊群有的悠闲地吃草料,有的头上顶着角“玩耍”。

记者发现,羊舍的“床”是用木条搭建的,下面安装了自动清粪机。 羊粪会从木条的缝隙中落下并被自动处理。 顶部有一个吊扇,墙上有一个排气扇,冬天还有一个取暖器。 整个羊舍显得现代又“人文”,与普通羊圈相比堪称“别墅”。 而且这里的羊都是“又白又干净”,而不是又脏又臭。

“现在我已经养了160只羊了,发展得这么好、这么快,这都是政府的功劳。” 张向阳说,从工厂的规划、测量、建设,到后续设备的采购、安装,县畜牧局都有专业人员上门服务; 县财政一次性奖励他5万元,支持他建设规模化养殖场,存栏200头。 该县还为粪便清洁机、挤奶机、消毒机、搅拌机和打包机等自动化设备提供支持。 购买时,他得到了一次性一半费用的补贴; 还有山羊保险,每只山羊每年保费60元。 他只需要缴纳30元,其余的由政府支付。 “总共政府给了我10万多元的补贴。”

谈起收入,张向阳笑道:“十万多吧。” 目前,他有90只产奶山羊。 每只山羊每天挤奶四到五公斤,一年产奶200天。 一公斤牛奶6元; 粪便一年能卖2万元,商品羊也能卖点钱。 他说,这些年自己赚的钱不多,主要任务就是饲养羔羊,扩大规模。 到2018年底,当产奶羊数量达到150只以上,总数翻倍时,轻松收入可达30万元以上。

说起养羊,张向阳眼睛一亮,滔滔不绝。 他对自己未来的职业充满信心:“最近摆弄的自动饮水机快完成了,羊喝水的时候,头一碰,水就会流进碗里,这样可以节约用水。” ;我还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建设ERP信息管理系统,县级应用来监控和统计养殖数据,帮助农民精准管理和饲养。给蔬菜施肥,充分发挥养羊产业的附加值,把生意一步步做大。”

(肖谦、李新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