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养殖业重获新生

特种养殖业重获新生

 

2003年8月13日 10:16 南方日报

陆生野生动物可进行商业开发和驯养繁殖

特种养殖业重获新生

忍受了两个多月被迫停产的痛苦后,特援公司终于有了不再担心的资本。

上周,有媒体披露了国家林业局的通知。 在这份编号为“林护发[2003]121号”的通知中,国家林业局列出了已批准“商品化”的54种树种。 管理、开发和驯化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 一批被发现携带冠状病毒的家养野生动物,包括果子狸、蓝孔雀、鸸鹋等,再次被允许合法纳入食用名单。

当晚,广东安吉利公司在企业附近的一家餐厅为其产品蓝孔雀、鸸鹋举办了庆功宴,并向各媒体记者宣布了恢复生产、加快扩大规模的决定。

尽管国家林业局尚未向各地林业局下发文件,广东省的实施细则仍在制定中,距离全面解禁还需要一段时间,但英吉利总经理黄胜平表示公司方面仍认为,随着该文件的发布,野生动物产品经营者终于得到了明确的说法,这让“全行业欢欣鼓舞”。

两个月的焦虑

“我觉得消费者的信心从来没有丧失过,问题是政策不让吃饭,现在政策已经明确了,消费市场很快就会启动。” 当晚黄胜平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前没有两个字。 几个月前,他的表情是焦虑而紧张的。

5月24日,新华社发布消息称,农业部动物冠状病毒疫情调查组专家在蝙蝠、猴、果子狸、蛇等多种野生动物身上检测到冠状病毒基因。 经检测,该病毒基因序列与SARS病毒基因序列完全相同。 据此,调查组认为这些野生动物体内可能存在SARS病毒或类SARS冠状病毒。

5月30日,广州某媒体以《检出冠状病毒,蓝孔雀紧急检疫》为题报道称,广州市工商局前日开展工商专项检查时,防疫部门提出在蓝孔雀中发现的冠状病毒。

报道还援引广州市工商局负责人的话说,由于在蓝孔雀中检测出冠状病毒,工商部门要求英国公司将这些鸟带回养殖场并进行检疫。他们。

当天下午,记者联系上黄升平。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疲惫:“这两天我很难过,没想到非典竟然把事情变成这样。”

当时,黄胜平急于洗清笼罩在蓝孔雀身上的“非典”起源疑团。

然而,国家相关部门已下令控制野生动物的经营,英国也不得不暂停蓝孔雀和鸸鹋的经营和销售,直至查明其身份。 对于这家主要产品为蓝孔雀和鸸鹋的公司来说,此举意味着停产。

这也是当时整个特种养殖行业面临的处境。

命悬一线

业内普遍认为,此前特种养殖业发展面临两个共性问题:一是产业链不够长,依赖直播销售;二是产业链不够长,依赖直播销售。 二是炒种现象严重。

不过,黄胜平似乎并不担心这两个问题。 英吉利公司成立于1988年,拥有多年的蓝孔雀、鸸鹋养殖经验。 现已形成年产6万只鸸鹋、8万只蓝孔雀的生产规模。 拥有广州花都和清远两大产业化基地。 养殖基地还设有四大产业区和15个农户区,形成了“公司+农户+基地”的生产模式。

英国公司的宣传册上还列出了鸸鹋皮鞋、鸸鹋油等一系列加工产品。 他们甚至规划了“孔雀世界”和“澳洲鸸鹋生态园”两大旅游项目。

这些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拓展了特种养殖业的市场空间。

但突如其来的非典冲击几乎“冰冻”了英格兰。

国家有关部门负责人日前表示,国家将以非典为契机,严厉打击无证非法猎捕、运输、销售和非法经营野生动物的行为。

该负责人特别提到,为了认证驯化单位的资质,驯化单位必须具备保证动物正常生存和生活的条件,必须具备卫生生产和检疫条件。

市场人士认为,此次打击非法捕猎野生动物的行为,为人工繁育野生动物的销售提供了巨大的商机和市场。

不过,记者从广东省林业局获悉,广东省驯养野生动物管理细则仍在制定中; 今年9月1日起实施的《广东省爱国卫生工作条例》,虽然规定人工驯养、繁育的野生动物不纳入该条例的管理或禁止范围,但其中的“不吃野生动物”条款这次立法听证会仍然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

一切都表明,特种养殖行业除了市场风险外,还面临政策门槛。

专家提醒,随着市场经济的日益发达,政府政策行为对企业微观经济活动的影响非但没有缩小,反而变得越来越重要。

本报记者 王慧慧

实习生李景瑞

【财经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