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动物禁令下特种养殖转型有方向

南方农村报记者 赵飘飘

 

实习生林小兰

近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表决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暴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的决定》。 、健康安全”,全面禁止食用陆生野生动物。 最严禁野生动物下,特殊农民陷入迷茫和被动,但也有少数在疫情刚爆发时未雨绸缪、积极转型的农民,要么回归传统农业,要么尝试特殊种植。 他们的故事为想要转型的特殊饲养员提供了经验教训。

多家食用野生动物产业受困

最严禁的野令一出,不少网友都为华农兄弟捏了一把汗。 他们花样吃竹鼠的短视频已被观看数亿次。 很多人因为竹鼠而认识竹鼠。 “大约一月底,我接到通知,竹鼠业务暂停了。” 华农兄弟刘素良说道。 据了解,华农兄弟农场位于江西省赣州市全南县星辰竹鼠养殖场。 他们饲养竹鼠已经有6年了。 如今,曾经直播吃竹鼠的100个理由的他们都变成了素食者,直播内容也变成了吃竹笋。

由于华农兄弟在网上有一定的知名度,因此华农兄弟转型、转产相对普通农民来说更容易。 更多的竹鼠养殖户可能面临生存危机。 广东省韶关市南雄县全鑫竹鼠养殖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卢杰表示,该合作社投资300万元以上,养殖了5000多只竹鼠,如今已被“宣判死刑”。 “投资竹鼠等特种养殖的人大多是农村企业家,现在每天的养殖成本在3000多元,资金压力很大,我已经受不了了。” 吕界无奈的说道。

疫情之前,竹鼠是一个新兴产业。 多地政府鼓励竹鼠养殖,比如广西鹿寨县道江乡、贵州镇远县竹坪村、江西崇义县……但现在,竹鼠养殖却成了烫手山芋。

像竹鼠、蛇、青蛙等也有麻烦。 广西、贵州、云南、四川都是养蛇大省。 蛇厂压力很大,黑斑蛙、虎纹蛙的养殖也处于亏损状态。 据了解,2018年食用野生动物养殖行业产值约为1494亿元,现在整个食用野生动物养殖行业都面临着不同程度的亏损。

多地推出补偿提现机制

3月23日,广东省肇庆市农业农村局、林业局联合起草了《肇庆市支持食用用陆地野生动物养殖项目转型退出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旨在支持、指导和帮助野生动物养殖场(户)调整改造生产经营活动。

据统计,肇庆市以食用为目的的各类陆生野生动物人工养殖场(户)有423个,涉及竹鼠、眼镜蛇、鼠蛇、泰蛙等11种。

肇庆市坚持属地管理、应疏散人员全部疏散、依法补偿三项原则。 县(市、区)政府为责任主体,负责辖区内陆生野生动物养殖场和养殖户的退出、调整、转为食用目的; 推广以食用为目的的育种,未列入畜禽遗传资源目录的陆生野生动物一律退出; 受影响的农场和农民将依法得到补偿,补偿标准由市制定。 无法解决的,有关县(市、区)可统筹安排,按程序从财政涉农资金中考虑。

同样,3月20日,江西省林业局提出,要积极争取相关支持,尽快完善出台食用人工繁育野生动物补偿方案,切实保护特种养殖群体利益。 同日,安徽省铜陵市提出加大对农民的支持力度,鼓励农民转型生产。

特种种鸡改造案例

——蛇类养殖从食用转向药用——

湖南永州伊蛇科技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谭群英在认真研究政策后,终于找到了转型之路。 谭群英介绍,文件中指出,“因科学研究、药用、展示等特殊情况,需要将野生动物用于非食用目的”。 这意味着人工养殖蛇项目可以采集蛇毒、蛇蜕等药材用于生产多种国内紧缺的成品药和医药原料。 随后她联系了制药公司,制药公司也对这个合作项目感兴趣。 如果养蛇能从食品转为药品,蛇厂的压力将大大减轻。

——蛇农转养鸭、兔——

在四川省德阳市洛江区万安镇太平村,周红梅的蛇养殖基地转型为鸭养殖。 “疫情刚出来的时候,我就想改养牲畜,目前我已经养了1万只小鸭子。” 周红梅表示,鸭子是消费者经常食用的一种家禽,市场需求巨大。 此外,她还养了很多兔子。

——孔雀王改养鸡了——

在安徽省合肥市庐江县,王道金已经养殖蓝孔雀10年,是当地家喻户晓的“孔雀王”。 在最严格的野生动物禁令下,王道金决定带领周边孔雀养殖户回归传统养殖。 王道金利用自己养孔雀的经验来养鸡。 为了节省成本,他对原有的孔雀孵化设备进行了改造。 近日,王道金的第一批雏鸡已进入孵化状态。 如果改造顺利,端午前后将有2000只土鸡上市。

——补种中草药——

广东省河源市的特色养殖主要集中在竹鼠、豪猪、蛇、果子狸、牛蛙、梅花鹿6种。 为减少特色养殖户损失,河源市加快筹集特色养殖改造资金。 按照“本地实际、同类改造”的原则,结合疫情后保健中药材需求量大的特点,制定了特色养殖改造工作指南。 引导贫困户、贫困企业有序转产,种植艾草、甜叶菊、金银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