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猎令下一些特殊的鸟类被饿死 数千万特殊家庭如何找到出路

禁猎令下一些特殊的鸟类被饿死 数千万特殊家庭如何找到出路

全国人大颁布《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决定》后,广东近期发文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 此举加剧了特殊农民的担忧。 据了解,我国特种经济动物养殖业规模较大,涉及从业人员超过1000万人,产值数千亿元。 他们中很多人都是贫困户或者专业户,在这个行业谋生了几年甚至几十年。

 

目前,特种经济动物养殖陷入困境。 一方面,未来不确定,每天都需要吃饭的动物,养得越多,损失可能就越大。 另一方面,还有经过数年甚至十几年努力建成的养殖场。 目前,一些特殊鸟类被要求不得出售,很多农民只能将它们饿死……

农民特别呼吁:尽快明确“禁止”品种名单。

前途未卜和半生辛苦如何抉择?农民特别呼吁:尽快明确“禁养”品种名单

《农业致富指南》新牧网记者 唐文浩 曾慧玲

自全国人大颁布《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决定》以来,各省份开始加快立法、加强执法。 近日,《广东省野生动物保护管理条例(修订征求意见稿)》正式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拟禁止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 广东作为全国最大的特养动物消费市场,此举加剧了特种户的后顾之忧。

我国特种经济动物养殖业规模较大,涉及从业人员1000万以上,产值数千亿元。 其中不少是贫困户或职业户,靠此谋生数年甚至数十年。 在保障公共卫生安全、促进野生动物保护方面,需要考虑这个问题。 哪些人工培育物种可以用于食品或非食品用途? 如果必须禁止人工饲养,如何减轻对这些特殊饲养者的影响? 我们应该如何引导他们转型?

特种养殖资讯_养殖特种野猪10头成本_特种野猪养殖基地/

涉及数千亿专项资金,农民很难决定是否支持。

我国特种经济动物饲养历史悠久。 特别是近十几年来,在媒体宣传、地方政府鼓励、国家政策支持等多重因素影响下,特种养殖业已发展到相当规模。

据统计,我国人工饲养的以供应食品、毛皮、药用原料、科研试验材料等为目的的野生动物约有100种。 据相关报道,中国工程院2017年发布的《中国野生动物繁育产业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报告》测算,2016年,全国专兼职从业人员超过1409万人。野生动物养殖业,创造产值5206 亿元以上。 其中,食用动物产业从业人员约626.34万人,创造产值1250.54亿元。 其中爬行动物养殖从业人员501.13万人,年产值643.22亿元。 两栖养殖从业人员101.7万人,年产值506.48亿元。 鸟类养殖从业人员14.73万人,年产值76.56亿元。 畜牧业从业人员8.77万人,年产值24.28亿元。

根据全国人大颁布的《决定》等规定,列入《畜禽遗传资源名录》和《国家重点保护经济水生动植物资源名录》的物种以及公布的水生新品种经农业农村部规定,两大类人工饲养、繁育野生动物均不列入禁令。 目前,可人工养殖的​​水产品品种已确定,但人工养殖陆生野生动物品种的畜禽遗传资源目录尚未发布。

目前未明品种中,规模化养殖的有鹧鸪、火鸡等特种禽类,以及蛇、竹鼠等。据介绍,我国特种禽类年总产量达超过10亿,全国特种禽养殖户约500万户。 其中肉鸽数量最多,达到7.6亿多只,其他超过1亿只的品种还有鹌鹑、野鸭、鹧鸪等。

广西在蛇、竹鼠的养殖中占有重要地位。 广西灵山县被誉为“中国养蛇之乡”,蛇养殖规模和数量均位居全国前列,已有近30年的人工养殖蛇历史。 据相关报道,2017年灵山县养蛇户约1300户,年销售蛇180万只,销售收入4.5亿元。 2019年,蛇养殖产业成为10亿元产业。 据不完全统计,广西登记合法蛇主多达15万户。 在广西,蛇养殖作为扶贫项目得到重点支持,崇左、梧州、百色、钦州等城市都有大量的蛇养殖户。

据界面新闻报道,全国竹鼠数量约为2500万只。 其中,广西是我国主要的竹鼠养殖区。 据广西畜牧研究所主任牧师刘克军估计,仅广西就有约10万农民在家饲养竹鼠。 竹鼠养殖存栏量约1800万只,占全国总数的70%。 年产值保守估计为28亿元。 多于。

相比之下,豪猪的养殖规模相对较小。 据业内人士不完全统计,2019年我国豪猪总数约为6万只,年养殖量约为10万只。

目前,特种经济动物养殖陷入困境。 春节前后各地禁止野生动物交易已经一个多月了。 许多特育品种已达到预定销售期或繁殖期。 一方面,未来不确定,每天都需要吃饭的动物,养得越多,损失可能就越大。 另一方面,还有经过数年甚至十几年努力建成的养殖场。 特种经济动物养殖从业者应该做什么?

都是名字惹的祸,广东近亿鹧鸪面陷入困境

“已经有十几只鹧鸪被饿死了。平时鹧鸪很少死,但现在由于缺乏饲料,它们一天只喂一次。” 肇庆市广宁县横山镇下白石村鹧鸪养殖户范秀全说。 3月10日上午,他在将饥饿的鹧鸪填埋前,向当地林业部门报告了此事。 这是因为禁止出售野生动物后,当地林业部门统计了鹧鸪养殖场的数量,并要求不得出售。

特种养殖资讯_养殖特种野猪10头成本_特种野猪养殖基地/

饥饿的美洲鹧鸪 (Certon) 等待治疗

去年8月之前,范秀全从事饲料配送业务,饲养了200头生猪。 但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不仅生猪损失,赊销的饲料钱也无法收回。 无奈之下,他转而养鹧鸪。 这是他迄今为止筹集的第四批资金。 第一批1万只鹧鸪因技术问题损失了一半以上。 现在技术终于熟练了,我们打算扩大养殖,再建一个农场。 我们购买了风扇和隔热材料等设备。 谁会想到又会发生一场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 “养殖业这么难,我们为什么这么沮丧?本来我们打算过年后鼓励其他失业农户养殖,以弥补之前的饲料欠款,但现在……”

“鹧鸪怎么会是野生动物呢?” 范秀全心中嘀咕道。 鹧鸪饲养的温度要求前10天为36℃-43℃,以后30℃以上。 他饲养的第一批鹧鸪因为没有做好保温措施,损失惨重。 他曾测试过,如果温度低于18℃,鹧鸪就无法生存。 另外,养殖过程中病害少,只需养殖两个月即可出售。 购买价格为8元/只鸟(每只重半斤以上),也很受欢迎。 此前,他对鹧鸪养殖的前景非常看好。

这一切都是因为名字。 农场主饲养美国鹧鸪,其真名是石鸡。 “美洲鹧鸪(岩鸡)属于家禽,和我们所说的‘三有’保护动物中华鹧鸪不是一个品种。” 肇庆赶集家禽养殖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文振飞说。

特种养殖资讯_特种野猪养殖基地_养殖特种野猪10头成本/

据鹧鸪养殖界人士介绍,美国鹧鸪(chucha)是1830年美国人将印度鹧鸪引入印度后驯化的。肇庆鹧鸪养殖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 当时,该项目由广东省农业科学院和肇庆市农业局发起,作为广东省“星火计划”科研项目从美国引进。

特种养殖资讯_养殖特种野猪10头成本_特种野猪养殖基地/

肇庆赶集家禽畜牧有限公司是目前广东省美洲鹧鸪养殖的龙头企业。 文振飞说,目前广东省美洲鹧鸪的饲养量在8000万至1亿只之间。 赶集养殖美洲鹧鸪已有25年历史。 目前,有30万只美洲鹧鸪用于养殖,超过200万只用于肉用。 受疫情影响,该公司累计超过200万只肉鹧鸪无法销售,无奈只能宰杀备用。 但资金大量积压,公司难以正常运营。

此外,公司于2018年在肇庆怀集县成立了广东甘石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还签订了当地投资2000万元的扶贫项目。 响应国家精准扶贫号召,努力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 预计带动贫困户600余户。 整个项目基地已经建成,但目前项目进度只能陷入停滞。 要求有关部门对鹧鸪及行业情况进行深入分析,为鹧鸪正名,给广大鹧鸪养殖户带来一线希望。

向上滑动即可阅读

请求关于允许鹧鸪流通的申请说明

我公司是肇庆市赶集家禽畜牧养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赶集公司),位于肇庆市鼎湖区凤凰镇。 是一家集优质鹧鸪养殖、生产、推广于一体的农业龙头企业。 从商品鸡生产、技术研发、屠宰深加工到销售的一体化产业体系。 赶集公司自1997年起从事美洲鹧鸪养殖已有30年,目前存栏700万只鹧鸪,年屠宰1370万只,营业额约1.5亿元。 通过“公司+基地+农户”的产业化经营模式,带动肇庆市300余户、2000余户农民增收增效,引导帮助农民实现就业脱贫,聚焦乡村振兴,有针对性脱贫攻坚,为肇庆家禽产业和“菜篮子”工程建设做出了积极贡献。 贡献。 赶集公司先后荣获“肇庆市农业龙头企业”、“肇庆市鼎湖区2012年度畜牧业突出贡献奖”、“鼎湖区科普示范基地”、“肇庆市科普示范基地”、肇庆市“菜篮子”基地等荣誉称号,并通过了广东省“无公害农产品产地认证”,取得了“无公害农产品证书”。

2019年底以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突发,影响范围广,蔓延速度快。 社会各界都毫无准备。 党和政府迅速采取强有力的防控措施,有效遏制了疫情。 疫情的蔓延。 赶集公司认真落实政府各项疫情防控措施。 春节前及时停止鹧鸪的回收、加工、销售,节后推迟复工,为保护土壤尽责、负责。

目前,赶集公司虽然可以按照政府相关要求逐步复工,但所谓“不复工就是等死,复工就是找死”。 由于此次疫情的巨大影响,赶集公司目前陷入危机,举步维艰,具体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连续输血会造成重大损失。 由于政府禁止活禽鹧鸪流通,我公司库存居高不下,导致每天消耗大量饲料(相当于每天损失约15万元)来维持鹧鸪的生命。 疫情发生以来,累计损失已超500万元! ! !

2、困难重重,雪上加霜。 由于政府禁止活禽、鹧鸪流通,我公司也表示理解、支持与配合。 危难时刻,我公司将千方百计寻找出路! 我公司随后绞尽脑汁筹集资金,尽快将鹧鸪宰杀并冷藏保存,尽快减少损失,这成了我们唯一的“救命稻草”。 但政府并没有明确冷冻鹧鸪产品可以销售,所以我公司不能轻举妄动。 这导致了冷冻鹧鸪产品堆积如山(折算资金已达200万元以上)。

3、情况危急,哀悼不断。 该公司的鹧鸪产品不允许销售。 收入0元的严峻形势不仅持续了一个多月,而且鹧鸪鹧鸪的下落仍不明朗。 不仅如此,我们公司每天还要继续投入20万元左右来维持公司的运营。 …..公司已经快死了! 资金链随时可能断裂,企业被迫踏入破产的深渊。 除了赶集公司20多年来辛勤耕耘的鹧鸪产业一夜化为灰烬外,还波及到跟随公司多年的数百名员工及其家属,数百名养殖户、饲料供应商、兽药供应商。供应商……后果是可怕的。

为此,赶集公司真诚而紧急地向政府呼吁! 紧急呼吁! 紧急呼吁!

我公司的呼吁是:国家严格禁止野生动物的捕捉和交易,严格发放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 然而,不应该全面禁止。 应该区别对待。 野生动物规模化繁育驯化应纳入国家林业对待 农业部2016年颁布的《关于公布驯化繁育技术成熟的梅花鹿等54种陆生野生动物名录的通知》应鼓励、支持,甚至给予政策补贴,原因如下:

1、人工饲养可以保护野生动物。 中国法学会环境资源法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所所长于文轩教授向中央表示,科学合理人工繁育野生动物物种种群可以提供科学研究样本、适宜的材料和生活材料,既可以满足人类利用野生动物的需要,也可以减少对野生种群的需求,从而达到保护野生动物的目的。 例如:我们公司饲养的美洲鹧鸪,其实叫石鸡,一年可以繁殖一百只小鸡,成本只需八块钱。 市场上卖十块钱一只,但鹧鸪一年只有一窝。 一只小鸟,不超过十只,在市场上能卖到三四百元。 正是因为人工培育的“假野味”的存在,真正的野味失去了市场,猎人失去了偷猎的热情。

2、人工驯养动物有利于疫情防控。 例如,我公司饲养的美洲鹧鸪都是采用集约化、规模化的养殖设施饲养,所有动物进入时都要进行隔离和消毒。 但养殖的鹧鸪一生都需要注射新城疫、禽流感等疫苗,因此患病的概率很低。 野生动物从未接种过疫苗,更不用说进行生物安全隔离,因此携带一些细菌和病毒。 正是因为有了我们这样的替代产品,野生动物才没有市场。 人工驯养动物可以帮助农民脱贫,是脱贫攻坚的有力工具。 以赶集为例,近十年来,至少有千余名农民因与赶集公司合作走上了脱贫致富之路。

3、如果不让全线饲养、繁育野生动物,我们公司多年的科研成果就付之东流。 美国鹧鸪又名石鸡,是20世纪30年代美国人从印度带回美国并驯化的。 那时,它一年只产三十枚蛋。 但经过我公司二十多代的繁育,它已经产下了足够的卵。 增加了一倍,现在最大产蛋量每年可产蛋120枚,雏鸡100只。

4、如果不能全面饲养鹧鸪,政府公信力将受到极大损害。 由于国家此前的法律一直鼓励动物的合理驯养和繁育,根据国家林业局、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铁道部、交通部、信息产业部、商务部、卫生部、海关总署、工商总局、质检总局、质检总局、民航总局等12个部门国家林业局下发了《关于适应形势禁止非法捕猎和管理陆生野生动物的通知》(林捕发[2003]99号),广东省2016年下发的文件《年度经营和管理陆生野生动物的认定指南》 《三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产品利用配额》提出,要从贯彻“三个代表”思想、执政为民的角度高度重视扶持和监管。 陆生野生动物驯养繁育必须依法管理,强化服务意识,研究制定并逐步实施经营利用限额管理制度,实行统一标识制度,简化工作程序,提高工作效率,促进野生动物驯养养殖业健康发展。 为养殖业创造良好条件是一个长期目标。 如果突然从鼓励支持转变为全面禁止,就会让大量员工措手不及,失去生计保障,导致人心不稳。 因此,我们恳请政府认真考虑,严格管理,而不是简单粗暴地关闭。 的。

5、2020年2月24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举行闭幕会议,表决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贸易、革除乱买乱放陋习的通知》。食用野生动物,切实保障民生”。 关系到人民生命安全和健康的决策。”

《决定》明确提到(摘录):

三、全面禁止野生动物应注意哪些界限?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经济法室副主任杨和清回复:

二、比较常见的畜禽(如猪、牛、羊、鸡、鸭、鹅等)是主要用于食用的动物,按照《畜牧法》、《畜牧法》等法律法规进行管理。防疫法。 还有一些动物(如兔子、鸽子等)人工饲养,使用时间较长,技术成熟。 它们已被人们广泛接受。 由此产生的产值和从业人员已达到一定规模,有的在脱贫攻坚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根据《决定》规​​定,列入畜牧法规定的《畜禽遗传资源名录》的这些动物也属于畜禽。 其饲养和利用,包括食品等,均按照畜牧法的规定进行管理,并接受严格的检疫。 国务院畜牧兽医行政主管部门依法制定并公布畜禽遗传资源目录。 具体畜禽范围按照国家公布的目录执行。

赶集公司敦促政府有关部门尽快、全面地对鹧鸪事件进行调查和评估。 鹧鸪遵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第二条文章第三点提供了恢复流通的许可。

紧急请求,希望得到批准,非常感谢!

肇庆赶集家禽畜牧有限公司

2020 年 3 月 7 日

肇庆赶集家禽畜牧有限公司呼吁放开鹧鸪流通

竹鼠、蛇、豪猪等可以饲养吗?农民呼吁明确答案

与美洲鹧鸪等长期人工繁育驯化的物种相比,竹鼠、蛇、豪猪、青蛙等特化物种的前景尚不明朗。 不过,特种养殖者还是抱有一些希望的,因为他们不能放弃的是养殖场的巨额投入以及至少几年的精力和心血的投入。

广西桂林市灵川县永祥特种养殖场场主温永明说,他饲养蛇、竹鼠已有六七年了。 他现在饲养水蛇、王蛇、眼镜蛇3000多条,商品蛇1000多条。 竹鼠有千余只。 我们投入100多万元自行探索养殖技术。 现在如果禁止养殖,我们就没有精力去探索其他的养殖业或者种植业。 重庆的一位豪猪养殖户也表示,尽管自己已经50多岁了,也不能进入工厂。 几年前,我回到家乡创业,养豪猪。 我投入了所有的金钱和精力,再次转型非常迷茫。

目前,特种饲养者最想确定的是是否还能饲养。 广西南宁一家蛇养殖合作社负责人表示,现在他们还要投入饲料成本。 希望无论是禁止还是允许提出,有关部门能够尽快给出明确答复。 因为我实在是耽误不起了。 文永明说,现在已经快到繁殖蛇从冬眠中苏醒的时候了。 如果加热喂养,以后的鸡蛋质量就会很差。 但在目前的情况下,支持还是不支持的问题却很纠结。

如果特种养殖转型怎么办? 资金和技术是问题。 蛇农认为,现在农业种植和养殖都需要资金和技术,一般需要三到五年才能看到进展。 我养的蛇主要是吃肉的,药用价值不高。 如果被封杀的话,我会遭受巨大的损失,而且我还有20万的银行贷款。 首先,资本是转型的问题。 此外,该技术本身还需要很长时间的探索。

原有场地的改造也是一个难点。 特殊的繁殖地点通常会根据当地条件进行调整。 当其他物种难以繁殖时,就会选择该物种,从而使转化变得更加困难。 重庆的豪猪养殖户表示,之所以选择这片坡地,是因为豪猪养殖所需的面积较小。 猪、鸡占用大量土地,水禽缺乏水源。

据记者了解,河源市已经开始帮助特殊农户转型,转型方向是畜禽养殖,其次是侧耳菜、中药材种植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特殊户纷纷表示相信相关部门的判断以及对国家政策的支持,但希望政府部门能够提供相应的补贴、技术和资金支持。

一位重庆豪猪养殖户表示:“如果国家出于某些考虑而禁止一些人工养殖,我们会坚决支持。作为合法养殖户,我们希望国家能够提供合理合规的补偿,减少养殖户的损失。” 此外,在放弃多年谋生之后,这个年龄的转型前景难以预测。 我们希望国家通过养老保险等措施解决特殊养老家庭的后顾之忧。”

禁养可能导致返贫率高,政府需及时制定对策

如此庞大的产业,影响了很多养殖从业者的生计。 如果一定要禁止,特种饲养员该如何转型? 相关问题需要提前制定策略。

禁止养殖范围如何确定? 由于此前存在一些不法分子利用人工繁育证书为野生动物洗钱的现象,不少农业界外专家认为,商业用途的野生动物人工繁育业应该全面取缔。 据新京报报道,中国人与生物圈国家委员会委员周海翔表示,虽然有些物种的人工繁育技术已经成熟,但成本较高,在国内获得更容易、更便宜。野生,许多农民仍然热衷于在野外狩猎它们。 对于这类物种,市场无法区分驯化和狩猎。 只有彻底禁止商业性利用,才有可能斩断人工繁育野生动物的乱象。 在周海翔看来,一旦开放商用,就没有限制。 在这个阶段,“一刀切”是必要的。

业内人士认为,这可以看作是驯化效用与人类需求之间的博弈。 Pigs, chickens, cattle and sheep were wild animals a long time ago and may have carried germs, but their economic performance and demand were strong. Over time, humans devoted manpower and material resources to develop drugs and vaccines, and formulated breeding and slaughtering regulations for circulation and sales. Finally, these animals became Livestock and poultry. In addition, if the entire breeding farm and every animal entering and exiting the farm were tested and given safety certificates, perhaps these farmers would still have a buffering process and the losses would not be so great.

Regarding the fact that many places list special care as a poverty alleviation project, if a “one size fits all” approach is implemented, Zhang Lixiang, a professor at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said that it may increase the rate of returning to poverty.

Wang Xinwei, associate professor at Henan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also made suggestions. He initially suggested that first of all, the scope of the national ban on breeding can be flexible, such as identifying characteristic areas where breeding can be allowed. Breeders must be strictly supervised, animals must be strictly quarantined, disease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must be standardized, and purification must be done as much as possible. Secondly, for special farmers, the products must be slaughtered at designated locations and strictly quarantined to ensure the provision of high-quality products. Finally, change your thinking and raise poultry or livestock, or develop other technologies suitable for local development. If long-term development is considered, similar breeds of animals can be bred to become domestic livestock.

If it is really necessary to ban farming, the state should provide appropriate subsidies according to the situation and guide farmers to find new ways to get rich, such as developing tourism, raising poultry and livestock, or other suitable local agricultural technologies. Farmers can also be trained and encouraged to find other jobs. 。 No matter what, it is important to strictly crack down on poaching of wild animals in the industrial chain and protect human and animal health.

养殖特种野猪10头成本_特种野猪养殖基地_特种养殖资讯/

本文作者